王兴的“B计划”
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4日 来源:蓝洞商业 浏览量:47

“下半场”寒风瑟瑟,始于王兴,但不止于美团。一个月前,马化腾在知乎提问,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,会带来哪些改变?王兴和美团给出答案。

2016年一场晚宴,GE(通用电气)中国区CEO段小缨向IDG资本创始人熊晓鸽提出一个问题。

“中国有很多伟大的公司和巨型企业,为何没有出现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大公司,尤其是提供软件服务的大公司?”当时的GE堪称一家“全能公司”,但在中国却找不到“中国版的GE”。

熊晓鸽回答,中国做风险投资的基金不太重视这一领域,他们把投资重点放在to C上。

时钟走到2018年,风向大变。正如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所说,“互联网上半场是以消费互联网为中心,未来十年,互联网下半场是要消费互联网和企业服务并重,两手抓、两手都要硬。”

当人口红利不再,腾讯全面to B,阿里的产业赋能,百度加注AI,大笔资金涌入to B市场,大批隐形冠军浮出水面。美团也是其中之一,两三年前启动的to B业务风生水起,今年架构调整再度加注。

财务数据也给出答案。美团2018年三季报中,营收191亿元,同比增长97.2%。营收大幅上涨,一定程度上归功于to B。To B是个好生意,但也是个慢生意。

一个月前马化腾在知乎提问,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,会带来哪些改变?王兴和美团正在给出答案。

大翻转

在源码资本曹毅牵线下,易久批创始人王朝成和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见了个面。

不久后的第二次见面,王慧文拉上美团另一位高管,看了数据、聊了彼此的战略需求后,王朝成很快与王兴会面。

会面当天,王朝成印象最深的,王兴问为什么酒在线上卖得很少?正是基于这个点,“酒在线下卖得多,(易久批)给线下供货才是一件可以长期持续的好生意。”

美团战略投资落地后,两家公司正在发生化学反应:易久批帮助线下小店改进ERP系统,在美团线上开店,甚至开发小程序。王朝成说,“线上店跟线下店加一块赚钱,可以赚得更多。线上下单,美团跑腿可以送货上门。”小店卖得更多,易久批的收益也就更大。

王朝成对“蓝洞商业”回忆,“美团是一家很懂业务的公司,比很多财务资本对业务更理解。王兴的思考很深刻,很本质。”

“To B企业与消费互联网链接的渴求度比较高。”曹毅在接受“蓝洞商业”专访时谈到,to B企业的核心能力是供应链和管理效率。有些品类就算把线下渠道关掉,嫁接到美团这样的平台,也能卖得不错。以易久批为例,美团就是它重要的下游渠道。

这也符合王兴的下半场理念,“上天入地全球化”。入地,也就是to B,就是把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连接。这样的事情,只有了解产业纵深的创业公司才能做到。

按照美团在招股书中对to B的定位,它向商家提供广泛的解决方案,包括精准在线营销工具、配送基础设施,以及云端ERP系统、聚合支付系统、供应链和金融解决方案。

在征战“吃”的道路上,王兴毫不“手软”。

今年5月,美团与美菜就曾在上海掀起一场B端战役。美菜,成立于2014年6月,主要业务是为中小餐厅提供生鲜食材的配送。与美团多年低调运营的快驴业务,迎面撞上。

直到2018年3月,美团任命陈旭东负责快驴事业部,又在今年的组织升级中独立,才得以正面曝光。最新的数据是,快驴进货业务已经在全国布局38座城市,350个区县,服务超过20万家商户。

快驴汇总了来自餐馆的在线订单、来自上游供应商的大宗采购,并负责将产品运送到商家。在此过程中,美团建立自己的运输管理系统和仓库管理系统,以简化操作,同时对供应商信息进行数字化。

快驴定位从供应商直接到餐饮客户,成为中国链条短、效率高的餐饮供应链平台。美团三季报虽未披露具体数据,对该业务的表述是“增长业绩亮眼”。

财报中相关数据显示,新业务及其他收入34.7亿元,同比增长达471.3%,延续了上期财报超过400%的高增长;营收占比从去年同期的6.3%,跃升至18.1%。美团在财报中表示,这主要是由于对商家侧服务收入的增长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美团的餐厅管理系统(RMS)在新业务中的收入占比较大。王慧文曾说,“2014年左右,美团和点评都分别投资了一些餐饮软件公司。今天回头看,当初的投资是不对的,美团应该更早、更坚定的自己做。”

如果说快驴解决的是餐饮采购过程的数字化,那么,RMS就是每个餐厅的数字枢纽,对包括餐桌管理、菜单管理和库存管理等进行数字化改造。

除了战略投资易久批,美团在B端还有不少布局。5月,收购餐饮SaaS服务商屏芯科技; 10月,推出“美团生意贷”,解决生活服务行业的微小商家和个体工商户融资难问题。

近期,根据深交所披露的信息,“中金-美团生意贷”总计50亿规模(储架发行)的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获批。该专项计划的基础资产为“美团小贷”向美团网及大众点评网合作商户发放的“生意贷”贷款债权。

这是美团发行的首单ABS,同样的做法,滴滴也曾通过发行ABS赋能出行市场。

王兴在今年的一次演讲中提到,美团正在“重构线下实体经济经营链条与顾客消费场景,在这种深度融合中创造以前没有的价值”。截至第三季度末,美团的年活跃商户数量达550万,较2017年同期增长44.3%。

在财报分析师会上,美团CFO陈少晖说,“美团跟当地商户已经合作了十几年,没有其他竞争者像我们这样耕耘这么久。美团非常理解商户的需求,也很重视消费者的反馈以及线上运营能力,这是很关键的。”

“三级火箭”

平均每一天,就从美团“蹦”出1940万笔外卖订单。这是美团Q3最新数据。

此前王兴喜欢用美团对标亚马逊,思考逻辑很难被外界理解。如今回头重新审视这两家公司,似乎不无道理。

在财报分析师会上,王兴提到,“我们会设计我们的会员项目,同时照顾到消费者和供应者,但是不急着推出。”

同时也有消息爆出,美团正在打通核心业务平台的数据。一旦打通,美团“Food + Platform”的价值不容小觑。

美团对标的亚马逊,就是全球目前数据打通完成度最高的互联网公司。今年4月,亚马逊prime公布的数据显示,金牌会员全球数量超过1亿。也就是说,亚马逊每年会员费收入达到百亿美元规模。此前推出“88VIP”的阿里巴巴,也是很好的例证。

我们试图用梁宁的“三级火箭”原理来解读。所谓互联网公司的三级火箭,第一级是头部流量;第二级是沉淀某类用户的商业场景;第三级是完成商业闭环。

如果说小米的三级火箭分别是,小米手机——小米商城、小米之家、小米之店等零售场景——一个即将出现的高利润产品。而腾讯的三级火箭分别是——QQ和微信——QQ空间、朋友圈、小程序等留住用户——数字内容分发盈利。

对于美团,一级火箭是团购和外卖;二级火箭是到家和到店两大消费场景;三级火箭是Food + Platform的变现能力。

财报中有一组数据,美团整体变现率由2017年第三季度的9.3%升至2018年同期的13.1%。王兴多次强调的“超级平台”正在释放其盈利能力。

克里斯坦森在《创业者的解答》中说,顶级CEO有一项长期责任:领导开发一项我们称之为破坏性创新引擎的流程,通过这个流程,可以反复成功地启动成长业务。

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这样评价,我认为在中国互联网领域,美团是继阿里和腾讯以后,第三个建立了破坏性创新引擎的公司,这才是美团最核心的竞争力。

目前,美团已经构建一个庞大的C端用户群,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前12个月,美团年度交易用户总数达3.57亿人,较2017年同期增长30%。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达21.4笔。

“过去我们大力投入和发展消费侧的数字化,商户端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。”在刚发布的美团三季报中,王兴这样表述。

2016年,当大家都在高喊“互联网+”的时候,当年7月,王兴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,中国互联网的上半场结束了,下半场刚刚开始。

王慧文2017年3月份有一个演讲,标题是“互联网下半场的机会,在供应链和2B”,他说下一波中国互联网如果想回暖,一个重要的方向是供应链和2B行业的创新。

在他看来,互联网用户不会再double了。但反过来,互联网效率的红利依然存在,而且是刚刚开始。这也是为什么美团很多业务开始to B。

前段时间内部会上,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陈亮分享了一个观点,“企业做新业务本质上就是组织能力的溢出。”王慧文很受触动,“上半场看新业务是少犹豫、快出手;下半场是长周期论证,长周期决策,不要轻易动手。”

声明: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与本网站无关。
0 0 0

热门文章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